远山星火

x听歌识刀纹的脑洞,终于音画同步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525249

【k黑】七日谈 第六日

【k黑】七日谈 第六日
夭寿啦,诈尸啦
有生之年系列
说实话很早就写了一大半……思路有点接不上QAQ
嘛ooc见谅,我真是一会儿一个文风。
设定请在前文找w总之就是感情由深变淡……最后变成陌生人吧
玻璃渣什么的果然我还是不会发
HEHEHE

“唔,这,就这,哪值那么多钱?来咱们有话好好说对吧,你今儿要是能说出让我信服的亮点,我还真就原价买下不嫌贵了,如果不行,我可就自行打折了啊。什么不行啊,我跟你讲……”
打死程黑他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絮絮叨叨斤斤计较的男人就是他熟悉的夏凯,那个一身玛丽苏男主角气质的男人。
没错,咱们尊敬的夏医生,正在一家花店理性冷静地,额,讲价。
程黑暗自翻了个白眼,很想说自己不认识这丫的。
仿佛有着某只默契,夏凯含笑瞥他一眼。
我想很多时候,我更想说不认识你。
程黑成功get到这句话后略有心虚,好吧他有时候是有点放飞自我……呸呸呸,那叫洒脱不羁,他懂什么!
在他暗自发牢骚的时候,花店老板终于败下阵来。
夏凯心情甚好地吹了个口哨,转过身正瞧见发呆的程黑。
“走啦,犯什么傻呢?”一手接好店家包装好的花束,他顺手揉了揉程黑的发。
唔,手感不错。
“魂淡!”程黑几乎是下意识地把他的手打开,浑身炸毛,“谁允许你摸我的头的!”
“噗——”夏凯大笑,“黑哥你不会是想说会长不高之类的话吧?”
“你个制杖!”程黑赏了他一个白眼,“笑成这样也不嫌丢人吗!”
中指。
夏凯好心情地把他的手指按下,没有计较什么,顺手搭上他的肩,“那成,我回去笑。”
“你个制杖!!!”

回到夏凯家,程黑撇了撇嘴,“话说,你这花是买了打算送给谁的?”
“你啊。”夏凯小心翼翼地插好一束花,漫不经心地回答。
程黑懒得理他。“得了吧你,咱俩多大仇。我劝你要送早点送啊,这花可撑不了多久啊。”
“我很认真的啊。”夏凯莞尔,“要不然我为什么要你跟着去啊。”
“扯淡,你有问我的意见吗?”
夏凯忽而看向他,眼神认真的让他无处可逃,“噗——”破功,“咳咳,察言观色不知道嘛。”
程黑愣了愣,随即不再回话。
不可否认,夏凯挑的的确很合他心意。
“行了行了,知道你昨晚打游戏又玩到很晚,早起真是为难你了,回去多睡一会儿吧。”
程黑不服气地哼哼着,“人一天只要睡四个小时就够了。”
“得了吧就你那歪理,小心肾虚。还记得你是个病号不?”
“不记得!”话虽如此,程黑却是乖乖的回了房间,倒头就睡。

事实证明,某人只是嘴硬而已,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
摸了摸瘪瘪的肚子,他认命地从床上爬起,下了楼梯,“夏凯,吃饭了没?”
却没有人回应。
“夏凯?”程黑感到莫名其妙,今天夏凯应该不值班才对啊,难不成是前天请假的原因?
楼下出奇的黑漆漆一片,程黑摸索着客厅的开关,心里不由得有些毛毛的。
真是的,夏凯这丫的,连个灯都不留也就算了,没事把窗帘什么的都拉起来干嘛,又不是在拍鬼片……
“程黑!”突然有一只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啊——!!!”程黑几乎是下意识地尖叫起来,凭着本能跳了开去。
“嘶——”
“嗯?”程黑愣了愣,“夏凯?”
“唉是我,”夏凯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你说我容易吗,搞个惊喜还得冒着聋了的风险。”
“惊喜个鬼,大晚上地装鬼瞎人有意思吗!”程黑怨念满满,“等等,惊喜……”
“啊是啊,不过看来目前只有惊。”夏凯似乎早有预料,他伸手一探,客厅里顿时一片明亮。
程黑眯眼艰难适应了一下巨大的转变,随即忍不住瞪大了双眼。
客厅与上午简直是天壤之别,简洁大方的设计骤然变得繁复而不失优雅,各处摆放的插花安排巧妙,显得典雅朴素。
总之,很有品味,很隆重。
“你……我……”程黑徒劳地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惊艳。
夏凯微微一笑,“给你的,惊喜。”
程黑有些不自在地撇开眼神,却不知道说什么。
夏凯仍是笑,引他到桌边,“好了,今晚的主角,享用吧。”
程黑有些不自在地坐下,“我说,今天是个什么日子,为什么这么隆重?”为什么他毫无印象?
“什么日子……”夏凯顿了顿,“很重要的日子。”
“嘁——”程黑赏了他一个白眼。
事实证明,程黑若是专心用餐,也不会慢到哪里去。
他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
夏凯的笑容突然消失,在对面认真地注视着程黑。
程黑有些不自在地转头,“你丫倒是说啊。”
“今天是我要表白的日子。”
“哦……啊?!”你他喵的在逗我吧?
夏凯看出他所想,索性走到他身边,扣住他的肩,“我认真的。”
“你……我……”程黑的大脑突然一片混乱,夏凯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的,可是……虽然他也有过些一样的心思,但是这么光明正大地说出来……啊呸,他对夏凯才没有意思呢!
夏凯知道他内心的纠结,莞尔。他俯下身,一个轻柔的吻落在程黑额头,“好好想想,你我真的没什么吗?我会等你的回复的。”
他苦笑一下,“如果你拒绝,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怎么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啊喂!
程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抿紧了嘴唇。

夜深。
“夏凯,睡了吗?”
“没有,请进。”
程黑突然觉得有些别扭,这么客气真奇怪。
“那个,夏凯……”待看清眼前的景象,他惊得把所有的话都吞了回去。
夏凯明显是刚刚洗完澡的样子,精瘦的身躯只围着一块浴巾,水珠顺着肌肉线条缓缓淌下,无处不散发着诱惑的气息。
靠靠靠,言情小说经典桥段啊喂!
他咽了口口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赶走,“那个……关于之前的话,我……不讨厌……”
“嗯……嗯?!”
之前看程黑的反应,他还以为他会很反感……居然……
难得看到冷静的夏凯如此震惊的表情,程黑好心情地笑出声,“不过,说好了,还像之前一样相处。”
夏凯低笑。
“不过,今天这么高兴,总得给我点奖励吧?”
诶诶?
“嗯……”唇上柔软的触感让程黑瞪大了双眼。
这个……魂淡……
嘛,算了,姑且随他去吧……

——tbc

【k黑】七日谈 第七日 (2)

有生之年系列
上一段接空间……

半小时后。
“酒”足饭饱的程黑打了个饱嗝,他满足地眯起眼,像一只餮足的猫儿。
“看不出来嘛,你丫的虽然智商没有我高,但做饭的水平还可以嘛。”
夏凯好心情地没有和他顶嘴,享受着心底难得的一片温软。
程黑忽而一拍桌子,“你做饭这么好吃,那还请什么保姆啊!以后天天做给我吃多好啊!”夏凯眯起眼,“好心”地提醒道:“黑哥,我做的那叫面,不叫饭。”
“哈……哈?”傻眼。
“换句话说,你在我家住了好几天,见过保姆吗?”夏凯一摊手,“让你失望了,前几天那些不太美味的饭菜——都是我做的。”
“额……”尴尬。
魂淡啊,谁让他一天只做一次的嘛,晚上吃的都是刚刚热好的饭菜,他当然会认为那是保姆做的嘛摔。
仿佛看穿他心中所想,夏凯无奈扶额,“得,就你这智商,你也不想想咱俩不是生活在同一个时间段的好吗哥……”
……好吧,他承认夏凯做饭的时候他大概永远在睡梦中,只有今天被香味勾醒了。
强行转移话题大法上线中。
他清咳一声,“那你以后下面给我吃啊。”
单蠢的少年显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噗——咳、咳咳……”正在喝水的夏凯差点被呛到,“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哈?”一脸懵逼。
夏凯好不容易缓了过来,他努力作出严肃的姿态,却忍不住声音里的笑意,“你自己再把刚刚说的那句话读几遍,改一下重音。”
“……靠!”默念了几遍的程黑终于反应过来,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色。“你丫好污!”
他喵的,怎么就忘记了还有这个梗!
程黑生无可恋地想,这下他是不用在夏凯面前混了。
“不是,我怎么就污了?”夏凯无辜地耸肩,“你自己说的话,怪我咯?”
“不怪你怪谁?!”程黑毫不客气地比了他一个中指,“我说什么了,我说什么了你个智障。”
夏凯好笑地睨着他,手指轻轻摩挲着下巴,“或许,我们可以试试?”
“咳……咳咳……”程黑白了他一眼,“流氓。”
夏凯只笑,他定定地看向程黑。
“你……”程黑犹疑了一下,“认……真的?”
他抿了抿唇,默默垂下眼眸,睫毛轻颤。

(和谐´_>`
嘛反正这里有辆车……不接受的话就不必看了……我知道有点强行……
链接日常暗搓搓放评论)

“夏凯?”程黑摸了摸身侧,空荡荡一片。
这大半夜的,夏凯去哪了?
他皱了皱眉,刚想撑起身子,却因身后那处的撕裂感而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等等……那是,灯光?
门房没有关严实,他隐约看到夏凯在看些什么。
……什么呢?
“你……醒了?”房门被轻轻推开,夏凯一脸诧异地望着他。
一脸犹疑。
有问题。
他缓缓开口,努力克服着声音的沙哑,“你在……看什么?”
“我……”
“说实话。”
“……好。”夏凯苦笑一声。
罢了,迟早是要向他坦白的。
他于是郑重地将他的病情记录拿来交给了程黑。
“程黑,男,就诊时间……”
“该药物确定会对其好转起促进作用,但会使其陷入暂时失忆……其记忆将会被困于七天周期之内……”
程黑无声一笑,“你骗我。”
“不是,我……”夏凯想出声解释,却再次被打断。
“我知道了,今天的药呢?”
“我……我忘了。”
程黑微微一笑。
夏凯,我多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

这的确只是一场噩梦。
刚刚醒来的程黑安静地盯着天花板,无声微笑。
呐,第一个七日的记忆,就这么被刻下了呢。
夏凯。

【刀剑乱舞】三日莺《盛宴》

cp 三日月宗近x莺丸
一辆三轮车

听说被锁了……我试试看放图片吧……
唔点我发布的图片自己找吧www

入坑刀剑国服w
安详地在极圈安家_(:зゝ∠)_
啊我的文风就是很奇怪啦能接受的话最好了w以及奇奇怪怪的空行什么的w
老年人早茶√总想着茶球的腰没事吧……以及OOC预警……这是一个痴汉爷……
【茶球真可爱,想日】
——以上——

对莺丸来说,三日月宗近是很好的茶友。

……嘛,好吧,他承认,三日月被称为最美太刀,诚然是极其赏心悦目的。

清晨的本丸总是充满生机的,空气中还散发着昨夜春雨的泥泞和清新。
阶前一片芬芳。
莺丸浅啜着杯中温度正适的茶水,没由来的心情很好。
“莺。”那人声音自身后传来。
莺丸仍自顾自的悠悠然,“三日月,坐。”唇瓣触上茶杯的那一刻,他视线微微一侧。
“哈哈哈。”三日月的视线正与他相撞,那双动人的眸子再次映入他眼帘,日月之辉在他眼中盛放,极致灿烂。
莺丸撤回视线,微微垂眸,却是一笑,“三日月当真是美。”

三日月仍是笑。
莺丸啊,是比他古老的刀呢。
总是以老年人自居,却对这样的莺丸有些情不自禁呢。
其实,莺丸很美呢。

刀剑既已获得人形,能言语,战斗,自然也能拥有人的欲念。
善哉善哉。“哈哈哈。”

“大家还没起么?”
“有些呢。”三日月偏头看他,“长谷部去照顾主公了,歌仙和烛台切去准备料理……”
“嗯。”莺丸转头打断他。

第二次对视呢。
三日月这么想着。

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落在莺丸额上。
莺丸却没有什么反应,他自若地放下茶杯,“三日月,继续?”他略微抬头,鼻尖几乎蹭上三日月的脸颊。

三日月承认莺丸的声音也很美,终是不辜负“莺”之名,温柔而又带着生机和雀跃。双眸注视着自己,宛如两汪碧泉,清澈柔和,却仿佛有什么在不断翻涌。
他索性引导着莺丸躺下,将身子撑起在他上方。
然后伏身吻下。

不可描述见评论链接w

放纵的结果自然是全本丸寻找走失老人。
三日月将二人穿戴整齐,回到阶前坐下,一本满足地拿起茶杯——莺丸的,将唇瓣印在杯口。
“三日月?”狮子王惊讶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你去了哪里?”
三日月含笑回眸,“哈哈哈,没去哪里,享用了一顿盛宴。”的确,很美味呢。
“盛宴?”狮子王不解地偏头,“可是光忠给你们送去的料理并没有……”
“至于莺丸,”三日月打断他,“他应该还没有回来,等他回来我会通知你们的。”
满头雾水的小狮子离开了。

“呐,三日月。”那人柔和的声音传来,“你很好。”
三日月回望他,“哈哈哈,多谢夸奖。”
善哉善哉。

THE END

——感觉最后爷快被我写成流氓了x

w弱弱地占个tag,抱歉
!!!我真的炸了啊啊啊黑哥好帅
k的这个赞可以脑补好多啊好多!!!

纯黑真特么帅
以下省略一万字

【k黑】七日谈 第七日:大梦(1)

【k黑】七日谈 第七日:大梦(1)
●真人无关
●设定来自官方,精神病人黑和主治医生k(你还好意思说这都过了多久了)
●病和药都是我瞎编的
●HE!HE!HE!不虐不虐不虐!
●不太会写剧情向的东西,日常较多主线不明有OOC求不嫌弃w

嗯创了个k黑群~最近圈里太冷真的需要小伙伴互相温暖啊
欢迎加入愿你们的世界美好如初,群号码:614793839
嗯评论再发一遍群号吧
以及设定解释在文末w

第七日:大梦
“夏凯,第七日,我知道这又是一个第七日。
但我不知道这是第几个,也许会是最后一个?
你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尽管我明日就会忘记这一切。”
——程黑

“程黑,该吃药了。”夏凯熟练地在两个杯子里来回倾倒着半杯开水,他知道程黑怕烫。
程黑却怔怔地盯着他的双手,不发一语。
夏凯浅抿一口热水,甚为满意,“好了,可以了。”
“……”
程黑仍盯着他。
他知道吃药后会发生什么。
他的记忆会回到哪一天的早晨?第六日?抑或第一日?
夏凯拿着水杯的手开始颤抖。“你又记起了。”
果然么?还是这样。自从第一个七日的失误开始,每个第七日程黑总是会忆起一切的真相,无论他如何试图改变他的记忆,一切都是徒劳。夏凯何尝不想程黑能永远活在美好的回忆中,只是他在潜意识中选择了过分清醒,无人能改变。
他深吸一口气,放下水杯。“吃药吧,你很快就会好的。”
程黑悲哀一笑,“你还是这么说,我尊敬的夏医生。会么?”
大梦一场,一切都似曾相识。这是第几次轮回?他骗了他几个日夜?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一把夺过夏凯手中的水杯,他熟练地服下药片,热水的温度刚刚好。
夏凯只是看着他,静静地看着他。
“这是第几个七日?”程黑突然偏头问道。
夏凯怔了怔,“最后,最后一个。”
“……呵,是么。”
夏凯沉默地将手中糖果递给他。

城郊的风景一如既往的宁静美丽,它安静地环抱着一栋白色的别墅。
“夏——凯——”程黑一屁股砸在柔软的床垫上,他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动作幅度之大,以至于声音都有些变调。
真是个小祖宗。
夏凯扶额,他无奈地走进房间,瞥了一眼瘫倒在床上的某黑。“说吧,有事吗?”
程黑咧嘴一笑,“没事,叫叫你。”
……夏凯发誓他看见了这厮头上长出的两只恶魔角。
程黑忽而一偏头,“你丫的要做饭?”目光落在夏凯浅蓝色的围裙上。
啧啧啧,临时做个饭还要围个这么骚包的围裙,还非得挑自己的专属色,这做医生的还真是“不一样”啊。
……虽然这货是个精神病院的。
不过还真看不出来,这货平时看着人模狗样,穿上围裙这幅衣冠禽兽样,还真有点人妻属性。
……好吧,语文老师死的早,他自己也懒得吐槽自己的表达了。
赞美,这是赞美……啊呸,赞美个鬼嘞。
夏凯见他出神,不禁笑出声来,“怎么样,帅吧?”
程黑翻了个白眼,“个鬼。”“噗——好,我没笑,”夏凯摇头,“再看下去,你今天就要吃煮糊的面了。”
吃就吃,有本事你也一起吃啊。程黑在心底默默吐槽。
“哈哈哈,好了,不逗你了。”夏凯转身欲离开,“逗你的,水都还没烧呢。”
程黑顺手比了他一个中指,却没有拦他,嘛,谁让他理亏呢。
索性一头栽倒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等起来。
“程黑?程黑醒醒。”一缕声音自远而至,飘飘悠悠地传入他的耳中。
他皱眉,好吵。
那声音嗤笑道:“你可真行,这才过了二十分钟,你就睡的沉得跟个什么似的。”
不理。
夏凯好笑地摇摇头,扯了扯他的衣袖,“起床了,吃晚饭了。”
“嗯……嗯?”火速睁眼。

——TBC

就先卡这吧……
不要打我,顶锅盖跑。
主要是后面内容连着车不好断开,而我车还没写完……
帮我画人设的大佬想让我写车,我能不从吗_(:зゝ∠)_

解释一下记忆循环设定,共四周,记忆从一到七再从七到一轮回,即第一周的程黑的记忆从零开始,会正常地过七天。第二周他的记忆从七天开始倒退,第一天记得上一周前六天的事,第二天记得上一周前五天的事,以此类推。
而第一章看起来有点小虐是因为程黑在第一个七天误会了,偏偏夏凯不知道程黑误会了,打击太深,所以在每个第七日凌晨会梦到那天的事。这俩现在不在一个频道,误会解开就可以happy ending啦~
第三周类似第一周第四周类似第二周,但理论上说最后一天程黑会忘记服药期间的所有事。
标题的第七日是指记忆是第七日,时间顺序算第一天
啊啊啊,脑洞太大刹不住车了……

【阴阳师】安倍晴明牛郎店 初见向 (3)

【阴阳师】安倍晴明牛郎店 初见向 (3)

[乙女向注意]

_(:зゝ∠)_食言了,晚了一天,道歉
努力寒假肝出六星小小黑,和一目连碰瓷去
本章茨木一目连小黑小白
嗯其他SSR没有啊,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啊感觉本章ooc最严重

————————

9 鬼使黑

“喂喂,那边那家伙。”你刚刚想落座,便听得有人唤你。
“诶诶?叫我?”你忙转向声音来源。
一人一身黑衣,半倚门框。五官颇为冷峻,却不修边幅,发丝凌乱夹克半敞。
“嘁。”他颇为无奈地摇头,“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呃呃……”你有些语塞。
大哥,我说这是本能你信吗?
“坐吧,客——人——”他拉长了语调,向你踱步而来。
你发誓,你看见了他翻了个白眼。
……果然是自己在做梦吧,是吧是吧。
正当你手足无措时,他皱了皱眉,走到你身旁,左手虚揽着你的腰坐在沙发上。
你的脸突然红了。
“坐啊,傻愣着干什么。”
右手不耐地抓了抓头发,他自言自语道,“晴明那家伙还真是无聊。”
……汗。
你很想提醒他,这音量可不算小,那家伙,可是上司啊喂。
他似乎看出你的想法,嗤笑一声,却并未言语。
双手枕在脑后,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半躺在沙发上。
“行了,睡吧。”
……
Excuse me?

————

10 鬼使白

“那个……这位先生……你好。”你试探着开口。
刚刚一进房间,入眼便是明亮的灯光,素雅的沙发和整洁的茶几,几上还摆放着一些可口小巧的点心。
自己才刚来不久,看来是个做事很细致周到的人呢。
正想着,门外便走进一人,见你在此,他微微一愣。
真是……很干净的人啊。
你出声后他立即反应过来,“欢迎客人。”他微微弯腰以表尊敬。“请坐。”
意料之外的是,他脸上没有笑容呢。
你略有遗憾的坐下。
“多亏先见到客人的是我呢。”他在你身旁稍远处坐下。“要是哥哥那家伙肯定会弄得一团糟吧。”他略有感慨,眼底却浮起一丝笑意。
你突然被那笑意抓住。
“先生……”你犹豫着开口,“你为什么不笑呢?”
他顿住,转头看你。
“你笑起来,很好看。刚刚,很好看”
他偏过头去,“客人,你看错了。”随即他站起身,礼貌一笑。“呐,我笑了。”他轻轻捋好鬓发。
不,明明不是这样的。

————

11 茨木童子(最近刚重温野良神……后遗症就是每次听到润润声音就想起温柔的兆麻小天使……)

“嗯,客人?”低沉的声音自你背后传来。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刚进门的你被吓了一跳,慌忙转过身,脚下却一滑。
“嘁。”那人冷哼一声,强有力的手臂却稳稳扶住了你。
“额……”你站正,讪讪一笑,“那个……”你发誓你只是想和善地打个招呼。
“好了,坐吧。”俯视着你,那人打断你的话,果断地从你身边绕过。
……躺,躺下了?
好歹让人把话说完好么大哥?
你皱眉,走向他,在他身边坐下。
他抬眼睨你,“客人?”
你扬起礼貌的笑容,“你好,很高兴遇见你。”说着向他伸出右手。
“……”
他坐起身,将手与你相握。“你好。”说完忙不迭将手收回。
你微笑,其实,也挺可爱的?

————

12 一目连(风神大人我对不起你……捂脸)

“你好,客人。”男子礼貌地向你点头。
“啊……你好……”你这才反应过来,不禁有些脸红。
刚刚你进屋时,他似乎正在整理东西,并未注意到你,你只得暂时坐在沙发一角。
你静静地看着他,却有些沉醉于他的清俊。
——直至他开口。
啊啊啊好尴尬。
你讪笑着,不知该说什么。
他却微微垂眸,退后一步,“抱歉,客人久等了。”
……什么?
你想开口,却见他已转身。
他,要离开?
“先生!”
他停住脚步,转头看你,微微皱眉。
你突然清晰地看见他眼中的忧郁。
“先生……你,很好看,所以,不要忧郁。”你鬼使神差般开口。
话刚出口不久,你便捂住自己的嘴。
天啊,自己说了什么?
他却微微一笑,温柔到你以为你刚刚看见的忧郁都是自己的幻觉。“多谢客人。我去给客人倒杯茶。”

——TBC

特别附赠(*¯︶¯*)童男

嘛毕竟是R里面我唯一心水的正太啊~以及之前有说童男已经是大人了23333

“那个……童男?”你扯了扯他的袖子。
他停下脚步,“客人,怎么了?”
“这是你的名字吗?怎么感觉……有些……奇怪?”你犹豫着开口问道。
他双手交叠于胸前,“这是晴明大人赐名。”
……汗。
还有……“你小小年纪,为什么非要这么严肃啊?”
他目不斜视,“这并非严肃,只是我应如此表现。”
……汗。
“还有,客人。”他突然偏头,“什么叫‘小小年纪’,我明明已经是大人了。”
“噗。”
“客人。”
“嗯嗯,我不笑。”
真是,可爱的男孩子啊。
你趁他转头,抬手揉了揉他的白发。
他停下来,叹气。
“噗。”

——感谢阅读——
初见向大概到此为止?
后续应该会有相处阶段
肝游戏ing
不定时更新

´_>`现世召唤的符果然是真符,我平时抽的可能都是假符

【阴阳师】安倍晴明牛郎店 初见向 (2)

【阴阳师】安倍晴明牛郎店 初见向(2)
[乙女向注意]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成绩,敢于正视淋漓的试卷。
所谓考试,大概就是考试前是壮士,考试后是烈士。

本章男神:般若 判官 夜叉 青坊主
↑顺序就是我觉得写的难易程度(没有夜叉没有青坊主啊掀桌)
↑以及这几个都是最近才有……我觉得ooc突破天际……嘛,不过初印象我尽量符合式神图鉴吧,以后腹黑傲娇hentai再出现w
目前还剩下黑白和SSR(←抽不到)
_(:зゝ∠)_有意见欢迎评论

5 般若

刚进房间,便有一少年身形撞入你的眼帘。
……
好好说话,不要动手动脚啊喂!
你无语地将那人缠在你身上的双臂推开。
少年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他顺从地退开一步,却顺势便拉住了你的双手。
双眼愉悦地眯起,少年的唇边绽放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姐姐好~陪我玩吗?”
他的声音并不算特别清澈,含糖量却是百分之百,宛如蜜糖般动人。
……如果你不要再扯我的手就更好了。
你默。
虽然如此,你却不忍心伤害这个可爱的少年,他如此诚挚而热情,颇有些不谙世事的纯真少年的意味。
你努力摆出一个“和蔼”的笑容,“好啊。你很可爱呢。”
少年似乎很受用,他偏头问道,“姐姐,你觉得我可爱?”
你连忙点头。
少年的笑容放大,看起来更加兴奋了。
诶等等,兴奋?
你愣了愣,却听他道,“那姐姐喜欢我吗?”

(啊忍不住要冒出来了其实我好想要黑化的病娇般若啊
↑所以记得更新啊魂淡)

————

6 判官

你有些局促地在房间里找了坐位坐下。
让你有些欲哭无泪的是,坐在你对面那人,眉目清俊而冷漠,不发一言。
眼观鼻,鼻观心,正襟危坐。
……外面的招牌果然是假的吧?假的吧?!
“那个……”你试探着开口,却见他连睫毛也不曾颤动。
“额,我们聊天吧?”你硬着头皮问道。
“是。”他点点头。
诶诶诶,他说什么?
你情不自禁地抬头望向他。
等等,他……
你愣了愣。
似乎是有所感觉,他抬头“看”向你。一双灰白的眸子正撞上你的视线。
“在下吓到你了?”
“不,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突然便有些手足无措,慌忙道歉,话一出口有觉得不合适,最终只得乖乖闭上嘴。
他突然微微一笑——虽然嘴角的弧度很小,但他的确是笑了。“无碍。”
“很好看。”你顺从内心地赞叹道。
在那一瞬间,你感受到了他的手足无措。
但他调整的速度令人惊叹,很快便回复到一脸的严肃,“陪您聊天是我的工作内容,我自然是十分乐意的。”
……你风中凌乱。
工作狂。
你不合时宜地想到这个词。

————

7 夜叉

童男领着你进了房间,转身却停在了你身边。
“本店不保证客人的生命安全,客人请自己多加小心。”
啊?!
不等你反应过来,童男便快步离开——并随手关门。
黑店啊?!
“哼。”一声低沉的轻哼响起,你下意识地颤了颤。
你这才发现,原来那人早已在房间里。
他半躺在沙发里,衣着怪异却又贵气十足。他偏头打量着你,头上似乎还带着恶魔角一样的东西。
胸前的肌肤大片袒露,完美的肌肉线条有些晃眼,他大剌剌地架着二郎腿,下身却只着浴衣。
你咽了口口水。
这年头的人都不喜欢好好穿衣服吗?(奇怪为什么要说都?)
“那个……”你决定出口提醒他一下。
“害怕?”他忽然低笑起来,声音带着压抑的疯狂。“吾名夜叉。”
……cosplay?
“……不是。”你诚恳道,“大佬您走光了。”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走光的大佬表情一僵,随即猛然站起身,大步跨到你面前。
感受着他仿佛要杀人的眼神,你尴尬地笑着,试图说点什么缓解气氛。
直到他的手攥住你的脖颈。
夜叉的脸上重新出现笑容,“这样害怕的样子才比较可爱啊。”
可爱个鬼。
无法说话的你翻了个白眼。

————

8 青坊主

大眼瞪小眼。
自从刚才童男领着你见了这人后,你们就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
这位的头上仿佛顶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容颜清隽表情清冷。
有一瞬间你觉得他像个不染凡尘的僧人。
你下意识地开口,“大师……”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你连忙改口道,“先生,我……”
那人表情并无变化,只轻轻道,“在下以前曾出过家,也曾心如古井,无妨。”
你有些不知所措,他却浅浅一笑。
他像是莲,出淤泥而不染,优雅而圣洁。这一笑,便如一阵风起,水波轻泛,白莲摇曳,风华无限。
他接着抬手将桌上的空茶杯推至你面前,起身欲斟茶。
你想要挡下他自己来,刚抬手就被他含笑的眼神制止,只得讪讪地放下手。
“客人不妨与在下聊上片刻?”
你握紧身前的茶杯,轻轻点了点头。

——TBC

_(:зゝ∠)_青坊主真的不太会写抱歉
欢迎捉虫和评论~